全国统一订购热线:4006-885-789 在线留言 | 在线调查 | 网站地图
English Website
 
热点新闻
最新活动
   网站首页 >> 热点新闻

那些被总统宠爱的佳酿
日期:[2014/1/3 16:41:52]   共阅[3853]次

    南非前总统纳尔逊·曼德拉(Nelson Mandela)的辞世,让有关他的饮食习惯浮出水面。令公众意外的是,在长达27年的牢狱生活中,曼德拉并没有放弃对美食美酒的追求,而他的后代更推出了家族葡萄酒。

  不仅曼德拉,葡萄酒作为西方文化的象征,和欧美各国总统政要的情缘也非比寻常,那些被他们宠爱的一款款葡萄酒,因此被赋予了更传奇的色彩。

  南非总统的佳酿

  在南非,流传这样一句话:在水里能看到的是人的面孔,而在葡萄酒里能窥视到人的心灵。除盛产光艳璀璨的钻石、黄金,南非还是全球六大葡萄酒产区之一。近年来,南非葡萄酒在国际上屡获大奖,酒的品质也大幅提升。

  帕尔(Paarl)是南非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,它最早瞩目于世界是1990年2月11日。那天,71岁的曼德拉走出了该地区的维克托·韦斯特监狱大门,结束了长达27年的“走向自由的漫长之路”。

  至今,在帕尔的众多酒庄中,仍能看见曼德拉的影子。其中的Freedom Hill Wines(走向自由之路)酒庄,因所在位置能俯瞰维克托·韦斯特监狱而得名,曼德拉的监狱号也印在该酒庄的酒标上。

  令公众意外的是,身为阶下囚时的曼德拉,并没有和美食美酒隔绝。新近出版的由曼德拉私人御厨XoliswaNdoyiya与美食家AnnaTrapido撰写的《家常菜——纳尔逊·曼德拉私房菜》和《为自由而饥饿——曼德拉生命中的食物》两书,曝光了曼德拉常吃和喜爱的美食。

  有报道称,上世纪80年代,曼德拉在狱中遍尝美食,以至于出狱后被问及想吃什么时,他回答“我已在监狱里享受到了各类美食”。据说,曼德拉最推崇的美食是甜食koeksisters(麻花糖),为此不惜和身为政敌的种族隔离创始人HFVerwoerd的遗孀一起品尝。

  美食离不开美酒相伴,虽然曼德拉在狱中享用的是什么酒还不清楚,但以帕尔著名葡萄酒产区的地位,曼德拉的酒单上肯定少不了南非葡萄酒。

  也许是基因使然,2013年3月,曼德拉的女儿Makaziwe Mandela和孙女Tukwini Mandela推出了家族葡萄酒“曼德拉”,与知名酒厂合作酿造体现其家族价值的高品质葡萄酒,酒标上还印着曼德拉家族的标志——蜜蜂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尽管南非葡萄酒享誉世界,但80%的黑人却不喝葡萄酒,葡萄酒业也以白人男性为主,很少有黑人进入这一行业,黑人女性尤其稀少。

  弗雷德里克·德克勒克(Frederik de Klerk)是南非最后一位白人总统,他因释放曼德拉,宣布废止种族隔离制度,和曼德拉同获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。

  德克勒克也是南非葡萄酒的发烧友。在他的餐桌上,永远只有南非葡萄酒,而他的田庄,则诞生了南非葡萄酒名庄和顶级佳酿——猎豹庄(Leopard’s Leap)的穗乐仙(Shiraz)。在谈及最喜欢的酒品时,德克勒克表示还是自家出品,“南非的穗乐仙是我的最爱,尤其是喜欢混合了少许维欧尼尔(Viognier)的穗乐仙。我和太太也喜欢白葡萄酒,尤其是酒体较轻,经过橡木桶陈酿的长相思(Sauvignon Blanc)。”

  法国总统的“国窖”

  葡萄酒是法国文化的经典代表,对此法国前总统戴高乐评价说: “葡萄酒、时装是法国献给世界的最宝贵财富”,自拿破仑起,法国的总统先生们就和葡萄酒有着痴缠不尽的情缘。

  法国总统的薪水不高,只有总理薪水的三分之一,不过福利极好,吃的是顶级大餐,每天有300份各式餐点可供选择,出门有61辆车,两架A319喷射机、两架小鹰九百和4架小鹰五十伺候着,其中更有一项特权,就是可以享用爱丽舍宫的窖藏葡萄酒。

  爱丽舍宫酒窖是法国著名酒窖之一,1974年由时任总统的樊尚·奥里奥尔(Vincent Auriol)建造。酒窖装有防爆门,号称法国的“最高机密”之一,从不允许外人进去参观。数十年来,该酒窖遍搜法国各大名庄美酒,均为法国佳酿,外国酒被拒之门外。据《爱丽舍宫隐藏的金钱秘密》一书透露,法国政府每年花在更新“国窖”藏酒上的费用,高达25万欧元。

  历届法国总统都对爱丽舍宫酒窖珍爱有加,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酷爱美酒的雅克·希拉克总统。在任内,他不仅为酒窖大量购置名酒,还在1995年批准改造酒窖,增加恒温恒湿设备。而早在他任巴黎市长时,就花费200多万欧元收藏葡萄酒,将市政府酒窖建成了欧洲数一数二的奢侈酒窖。2006年10月,巴黎市政厅举办了一场葡萄酒拍卖会,6000瓶葡萄酒被拍卖,其中一瓶1986年的罗曼尼·康帝以5000欧元拍出,成为单瓶成交价最贵的葡萄酒,它们的主人就是时任总统的希拉克。也在这一年,希拉克结束了总统任期,他在从居住了12年的爱丽舍宫搬入自家住宅时,被记者们拍到了装有勃艮第和波尔多葡萄酒的箱子。

  2013年,现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·奥朗德,因为拍卖爱丽舍宫窖藏遭遇指责。原因是向来以简朴形象示人的奥朗德,为筹集财政资金和翻修酒窖及购买稍便宜的酒,于5月30日至31日将爱丽舍宫酒窖中的1200瓶葡萄酒付诸拍卖。该拍卖虽吸引了全球不少葡萄酒人士的光顾,却也招致法国知名葡萄酒藏家米歇尔-雅克·沙瑟伊的“败家”批评,他称这些葡萄酒是“国家遗产的一部分”,不该卖给全世界的亿万富翁。

  这是爱丽舍宫第一次出卖其窖藏,虽然参拍的是该酒窖“最低端”藏品,但两瓶1990年的帕图斯葡萄酒的指导价仍高达2200欧元至2500欧元。而因为它们昂贵的“出身”,成交价则远高于指导价。

  应该说,爱丽舍宫窖藏不仅身价不菲,从中还可测量出爱丽舍宫对各国来宾的“待见”程度。一位日本《每日新闻》驻巴黎记者曾出版过一本《爱丽舍宫的餐桌》。书中爆料:日本首相羽田孜出访法国时,爱丽舍宫招待他的酒来自普罗旺斯,普罗旺斯并非法国顶级葡萄酒产区,因此可看出羽田孜并不那么受重视。等到日本首相小渊惠三访法时,被日方暗示才喝上了1970年产的李欧维拉斯卡斯,待遇虽大大提升,感觉却好不到哪儿去。

  白宫难过美酒关

  在美国历任总统中,有把葡萄酒打入冷宫的小布什总统,也有非心头好不喝的尼克松总统;有葡萄酒的顶级“票友”杰弗逊总统,也有对葡萄酒不偏不倚的奥巴马总统,白宫主人们的葡萄酒情怀别有一番情致。

  小布什对葡萄酒缺乏兴趣,一次,时任法国总统的萨科齐访美,白宫大摆宴席,但萨科齐和小布什都不喝葡萄酒,一位客座厨师因此怒了:“替这两位不喝葡萄酒的总统准备晚餐,简直是浪费时间。”

  小布什离任后,留给现任总统奥巴马的,是一个只剩下500-600瓶葡萄酒的半荒废白宫酒窖。而奥巴马对葡萄酒的态度比较“中庸”,既不热忱也不偏废,宴客视来宾身份选用葡萄酒或啤酒。2012年,奥巴马夫妇出访智利,智利总统招待他们的是两款智利名庄Vina Chocalan出产的佳酿——Carmènere Reserva和Gran Reserva Blend。

  但奥巴马也曾因选酒昂贵而引发争议,那是在2009年11月的经济危机紧急会议的宴会中,奥巴马选用的是售价超过200美元纳帕谷Shafer葡萄酒。也许因为有这个前车之鉴,如今白宫国宴用酒都是不超过100美元的美国葡萄酒。

  即便在全球葡萄酒粉丝中,理查德·尼克松总统也算得上是“最有范儿”的一个,因为他只喝自己的所爱,为此他常在国宴上偷喝自带的“私酒”。他的心头好是Chateau margaux(玛歌庄),而白宫国宴自约翰逊总统起就规定只喝美国葡萄酒,尼克松便让人偷偷送上Chateau margaux,为避免暴露,酒标总用餐巾遮盖着。

  据说,尼克松偷喝的酒包括Haut-Brion、Latour、Margaux、Lafite、Mouton、Cheval Blanc、Ausone、Petrus在内的波尔多顶级名庄。在总统任期的最后一个晚上,他还享用了一瓶1953年的Margaux。1972年来中国访问时,他和周恩来一起打开了一瓶1969年纳帕谷 Schramsberg酒园的“白中白”起泡酒。自此,美国起泡酒没缺席过白宫宴会。

  而在美国历任总统中,托马斯·杰弗逊(Thomas Jefferson)无疑是最懂葡萄酒的。他最爱的是Haut-Brio,曾留下名言,“在我有机会品尝到的法国葡萄酒中,Haut-Brio是第一等的,似乎只有这款葡萄酒,才能打动美国人的味蕾。”

  杰弗逊的葡萄酒生活可谓多姿多彩。早年他曾从欧洲引进葡萄藤,在家乡弗吉尼亚自家宅邸附近一次次试种,可惜都失败了。1784-1789年,杰弗逊担任美国驻法大使,其间他花费大量时间巡访法国各大葡萄酒产区,记录了200多种不同产区的葡萄酒,并成为波尔多葡萄酒分级的第一人。1801年入主白宫后,他立马开始建造可容纳数万瓶酒的地下酒窖,除其任内的藏酒可供5届总统使用,每年还花1/10的薪水买酒。

  杰弗逊之外,开国总统乔治·华盛顿也是一位嗜酒的豪客。据记载,从1775年9月到1776年3月,华盛顿花在酒上的开销超过6000美元,主要购买的是一种产自葡萄牙的加甜葡萄酒——马德拉(Madeira)。第40任总统罗纳德·里根因为是加州人,对加州葡萄酒情有独钟,不仅在白宫囤积大量加州名酒,更首度将金粉黛(Zinfandel )引入白宫,而他最爱的酒是Beaulieu’s George de la Tour Private Reserve Cabernet Sauvignon。而品味不凡的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·肯尼迪及夫人杰奎琳,最喜欢的是优雅细致风情万种的波尔多酒。

  白金汉宫的宴饮酒

  英国政府的官方酒窖创建于1922年,有7个储藏室,所藏葡萄酒价值数百万英镑,以备用于每年超过200次的外事活动。该酒窖曾是英国政府的机密之一,珍藏有1963年的丰塞卡香槟、南非的夏敦埃酒、新西兰的蚝湾葡萄酒等顶尖好酒,曾有酒评论家戏言,只有卖肾才喝得起该酒窖收藏的上等酒。

  2008年,时任英国首相的戈登·布朗,因花费大量金钱购买高档葡萄酒而遭外界抨击。媒体称,布朗府中秘密酒窖中的葡萄酒价值240万英镑,其中最贵的传奇年份波尔多高达400英镑一瓶,而首相的品酒师一年中淘汰了57000瓶高品质低价葡萄酒。

  2013年3月,英国政府以每瓶最高5000英镑的价格,拍卖了该酒窖中珍藏的陈年法国葡萄酒,筹款以使酒窖实现财政自给。如今白金汉宫的大型宴会多使用澳洲、智利等新世界(8.81, -0.55, -5.88%)葡萄酒和香槟,一般宴会则只有价值5英镑的葡萄酒待客。而现任首相卡梅伦似乎也对葡萄酒没有多大兴趣。

  虽然英国葡萄酒被指难登大雅之堂,但历任英国首相不乏爱酒人士。最著名的莫过于温斯顿·丘吉尔,他一般白天喝红葡萄酒,晚餐时喝一瓶香槟,饭后再喝波特酒,之后又喝白兰地,睡前还要再来一杯马提尼。女首相撒切尔夫人以强硬著称,人称“铁娘子”,但她钟爱的酒却是温柔和顺的玛歌。在白金汉宫酒窖里,一瓶1961年的玛歌写着“silky”字样,据说是“铁娘子”的亲笔。而英国首任首相罗伯特·沃尔普也是玛歌的拥趸,他每3个月会购买4桶玛歌,不过据说从不付钱。

  英国前首相托尼·布莱尔虽是葡萄酒行家,却似乎对法国酒不怎么感冒。据说,布莱尔更钟情于意大利奇扬第的葡萄酒,而喝不惯法国波尔多和勃艮第酒。

  布莱尔还差点因为葡萄酒引发外交纠纷。那是在2005年12月15日布鲁塞尔欧盟首脑峰会的晚宴上,布莱尔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领导人,邀请欧盟各国首脑品尝英式美食。布莱尔选择的酒品是产自威尔士的Tintern Parva白葡萄酒和英格兰的Sharp-ham Beanleigh红葡萄酒。不料宴会刚结束,时任瑞典首相的佩尔松就冲进了洗手间。事后,佩尔松向时任意大利总理的贝卢斯科尼吐槽说那些英国葡萄酒“难喝极了”,结果一向口无遮拦的贝卢斯科尼就在记者会上爆料,“佩尔松被那些英国劣质葡萄酒弄惨了”,并声称已给佩尔松送去24瓶意大利名酒。此言一出,布莱尔大为光火,就差去“讨伐”贝卢斯科尼了。

上一篇: 正确认识葡萄酒的“挂杯”
下一篇: 温州葡萄酒进口创新高
   相关文章
公告:关于比价软件混乱我市场问题 [01/20]
温州葡萄酒进口创新高 [01/17]
正确认识葡萄酒的“挂杯” [12/28]
名人关于葡萄酒的趣味名言 [12/06]
英国发现葡萄酒含有名为“白藜芦醇”的抗癌物质 [11/21]
拉菲、奔富跌高端葡萄酒集体跳水 [11/15]
网站地图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 | 企业邮箱 | OA办公软件 | 会员管理
地址:烟台芝罘区机场路 邮编:264000 电话(传真):0535-6658666 鲁ICP备11007039号